印章寒山陈巨来印风的祖师爷:汪关

(汪关像)

《印人传.书沈石民印章前》中提到,明文彭之后,篆刻界分两派继承发展,其中“以猛利参者何雪渔”,“以和平参者汪尹子”,将何震与汪关并称,称他们是当世能得到文彭真髓的两在印家,这种评价实在极高。今天说说这位汪关大神。

汪关(1575-1631)字尹子,原名东阳,字杲叔,安徽歙县人,住江苏娄东,明代篆刻家。明万历甲寅(公元1614年)汪关偶然得到一颗汉铜印,印文就是“汪关”,他感到太优美了,由此改名为“关”,并且以“宝印斋”名其室。就是这方印:

(汪关铜印的印蜕及汪关的手书)

跟何震一样的,在刀法上,汪关刻印善用冲刀,但不同的是,何震表示出来的是猛利的印风,而汪关却用冲刀表示出了和平景象。同一种刀法,表示截然相反,汪关印风的最大特色是用刀光洁、稳健、含蓄。由此构成了汪关浑融儒雅,静逸冲和,古穆稳重,与其他仿汉而成大家的印家相比,汪关的印,线条中锋挺立、含蓄,方中有圆,浑朴、静穆、典雅,在他的印章里,极少表示出刻刀转折或硬刀硬石崩裂的痕迹。我们来多看看他的印章:

(汪关私印)

装潢性极强的鸟虫篆印风,在汪关手里,也是清洁温和的。

(汪关之印)

(汪东阳印)

把这些印放到汉印里,如不认真研讨,何以能辨别出来呢?

(子孙非我有,委蜕而已矣)

如果宁静地临上大量量的汉朱文印,则不难看出,汪关从汉朱文吸取的养分有多么深厚。

(偈庵)

如果不是深深领悟汉细朱文印的流利线条与古玺印的淳古气味,又怎么会有这样的印作呢?

(程孝直)

这不就是汉玉印吗?接着往下看,如果我们把汪关的印多看一些,就会发明汪关的印风作风:

(塞翁)

(归昌世印)

(归文休)

(张圣如)

(汪泓之印)

(肩父)

(刘世仔印)

(赵均之印)

(听鹂深处)

(朱潭之印)

(长州娄氏)

(殷懋新印)

(寒山长)

(寒山长)

(徐光启印)

(王时敏印)

(菉斐轩)

(秋爽轩)

(李宜之)

(程嘉遂印)

(获古斋)

(得娱馆)

汪关仿汉、仿元朱文,摹古功力之深,用刀挺峻流利,以工整准确致胜,景象富贵。在笔法上,汪关的线条稳健,冷静,气宇从容,圆转曲折,弧势舒展,静中寓动。由此表示出了精致清秀,雍容华贵,悠扬多姿的特色,又因为汪关在处置笔画交接处,又有意加粗,就如铆钉焊接,并由此增添了纯厚、凝重趣味,并使字形构造更加坚固、强壮;有些作品中,汪关在笔画中段,又故意作细、作断,增添笔断意不断的意趣,像古印的斑驳或者像秦汉砖瓦的断残之形,使全部印章展示出醇朴、古穆景象。这种“法汉而不囿于汉”的印风由于汪关长期居于江苏娄东,被后世称为娄东派,成为清秀、高雅一路的典型,其后沿此印风而下的大家有林皋的鹤田派,由此再往近代的还有赵叔孺,并在赵叔孺的弟子陈巨来手里到达了极致。

由此,我们建议,如果立根学印,汪关是个要害人物,新人可尝试从汪关入手,立根学陈巨来而终觉困于精整印风,须要追求突破点的,可以向汪关上溯,远接汉秦气味,由此使自家印风更加醇古、浑朴。

(【老李刻堂】之226,部分图片来自网络)